中傳梁云昌工作室
 Liang Yun Chang Studio

《囚徒》---稿件

親愛的電視觀眾,聽說你們非常想知道有關非洲的情形。

  那里種族之間的摩擦的確是越來越深了。黑人不滿,他們是有充分理由的。黑人們進一步覺察到他們長期以來在受白人剝削。他們覺得他們的發展因為我們的榨取受到阻礙,所以這種不滿和猜忌很自然地上升為仇恨和暴力。

  不過,我一定要指出,搶劫和殺害當地白人的罪惡行為,大部分不是黑人干的。聽起來好象是諷刺,其實是很可惡的……

  事實上,當地白人犯下的罪惡都是白人雇傭軍干的。他們都是殺人成性,什么事都干的出來的禽獸。我家在非洲住了十二年。家里人不少,除了我,我媽媽,爸爸,還有兩個哥哥。

  為了使你們更好地了解我家發生的情況,我盡可能把當時的情形從頭講起。我們愛那個地方,愛那兒的人。有人說,黑人在暴動,可是我們不相信。事情發生得突然極了。

  有一天,周圍的村子都敲起鼓來了,聽了叫人毛骨悚然。媽媽勸爸爸讓我們一家人離開,可爸爸就是不同意。一天晚上,我們聽到機關槍的槍聲越來越近,到處都有人尖聲怪叫。

  我哥哥從樓上窗口大喊了一聲:“爸爸,他們放火燒工廠了,都著了!”

  爸爸沖了出去,兩個哥哥緊跟在后面。到處是一片火海,也擋不住他們。外面機關槍也響起來了。突然,他們停了下來,我跟媽媽跑出去,看見他們三人躺在路邊上,渾身是血,遍體鱗傷,象牲口一樣給宰了……

  在火光下我突然看見他們在叢林里,殺人的不少黑人,是白人雇傭軍!我感覺到他們在樹后注意外面的動靜。

  我說:“媽媽,快跑吧,再不跑他們會抓住我們的!……媽媽,站住,媽媽——!”

  她倒下了,她叫我別管她,只管自己跑。那些魔鬼又開槍了,打中了媽媽,她死在了我的懷里。

  我想:“我往前跑,也許可能逃走?!?/span>

  可他們不放過我,很快就把我抓住了。他們圍著我推來推去,逼我在他們面前脫光了,他們笑啊,跳啊……

  他們還尖聲怪氣地說:“別害怕,我們是白人,你的朋友,我們就想樂一樂。別犟了,跳把!”

  啊……他們把我推來推去,……啊!放開我!啊,對不起,各位觀眾,我太激動了,就講到這兒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