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傳梁云昌工作室
 Liang Yun Chang Studio

康輝:《新華字典》 我終生的良師益友

文章附圖

在《新華字典》編纂70年暨第12版出版座談會現場,我們看到擺著這70年來出版的12個版本的《新華字典》。我也在看哪一版是我小學時候用過的,哪一版是我中學時候用過的,哪一版是我們現在還在用的,有一種特別熟悉和親切的感覺。


幾乎我們每一個人的成長都和《新華字典》有著非常密切的關聯,我記得小學一年級學過漢語拼音之后,老師就會教我們怎么使用《新華字典》來查字,來認識字,所以從那時候開始一直到大學我讀播音主持專業,一直到我今天的播音員工作,可以說《新華字典》伴隨著我每一天。



我們從事的播音工作既是新聞輿論工作,同時也是語言文字工作,所以,大家經常會拿我們作為漢語普通話的標準。在一些比較偏遠的地區,當地沒有更多參考書的時候,一些小學老師都會和學生們說“你們去聽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你們去看中央電視臺,那是最標準的讀音”。大家拿我們當標準,我們又拿什么當標準?我們的標準就是《新華字典》,包括《現代漢語詞典》,可以說它是我們工作中、生活中須臾都離不開的非常重要的工具書。


在中央電視臺新聞中心播音部,基本上《新華字典》《現代漢語詞典》每出一個新的版本,我們都會給同事人手一冊。第12版《新華字典》出版之后,我們辦公室的同事、演播室的同事,都在手機里下了“新華字典APP”,尤其出差時候就會更方便,比自己背著很沉的一本字典和詞典更方便,所以它真的是我們終生的良師益友。

在我們的工作中,不斷見證著《新華字典》在推廣普通話,促進我們國家不同民族之間的交流,在傳承傳統文化包括現在的決勝脫貧攻堅這些方面都發揮著重要作用。有很多貧困地區特別是偏遠的少數民族地區,他們是跟著《新華字典》,跟著廣播電視,學習我們的通用語,以走出大山去跟外界有更多交流。


記得10年前也就是2010年12月6日,我們新聞頻道播出了一個報道,我們的同事到廣西很偏遠的一個地方崇左龍州縣武德鄉去采訪,就在那個小學他發現,整個三年級所有的同學只有一本《新華字典》作為可以使用的工具書。當我們看到記者拍回來的那個畫面時,覺得心里會緊一下,因為那本字典已經被孩子們翻得很破了,可是在扉頁上寫著幾句話:“此物值千金,破了傷人心,朋友借去看,千萬要小心”。這些孩子會把這本已經很殘破的字典當作他們特別寶貴的一本書,所以那個報道的畫面到現在我都記憶猶新。這個新聞當天播出以后,在社會上引起了很大反響,大家發現原來在許多偏遠的地方,那些貧困地區的孩子們缺少字典,缺少這種工具書的現象還是挺多的,所以中央電視臺用長達兩年的時間在持續關注報道著很多邊遠地區孩子們是否有足夠的、學習用的工具書,我們也號召全社會各界給這些地方的孩子捐贈《新華字典》,還有幾位主持人一起拍過一個公益廣告,叫《插上放飛夢想的翅膀》。從2010年開始,我們新聞中心播音部和商務印書館一起在做一個系列的公益活動,名字就叫“放飛夢想的翅膀”,一直堅持到現在。今年因為疫情的關系活動還沒有舉行,但是我們一直在想著這件事情。這些年,我們去過陜西的洋縣,去過內蒙古的四子王旗、蘇尼特右旗,也去過四川汶川、福建寧德等偏遠的地區,我們每一次去都會給當地中小學的孩子們送《新華字典》,我們還設立了一個獎學金,名字就叫“《新華字典》獎學金”,來資助這些貧困的孩子讀書。每到一個地方,我們電視臺的主持人還有商務印書館的同仁們都會給孩子們上一堂課,這堂課就是來教他們怎樣更好地使用《新華字典》,因為需要讓孩子們從小知道,有這么一本工具書是多么重要,用好這本工具書有多么重要。



每一版的《新華字典》都在我們社會生活當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正如語言所的劉丹青所長說的“辭書的生命力就在于修訂”,我拿到新的這版《新華字典》也翻看了,首先吸引我的就是每一頁有一個二維碼,這讓我們的工作可以跟《新華字典》結合得更加緊密。這次第12版增補了不少新的詞,也增加了一些新的語義、新的用法,這些都是與時俱進地在反映著我們社會生活當中的變化、語言的發展和時代的變遷。而且特別重要的是,我們現在每一天的工作中其實都會接觸到、用到很多新的詞匯,因為我們的社會生活發展變化真的太快了,但有的時候我們就會碰到一些問題,這些新的詞匯我們在使用的時候到底是不是規范,是不是標準,還是那句話“因為大家老是拿我們當標準”,這時候我們就特別迫切地希望我們的辭書,我們的工具書能夠及時地來收錄進行修訂,以給我們的工作提供更重要的規范依據,所以看到12版《新華字典》的這些變化時就特別特別高興,當然,最方便的就是我剛才說到的,用手機可以隨時隨地使用“新華字典APP”。前一段時間拍攝一個節目,有一段小花絮結果還成了熱搜,我們幾個主持人在車里說起一個字音,就是那種貝殼類的東西到底念花蛤(ge二聲)還是念花蛤(ge三聲),還是念什么,當時我就說我們別爭執了,拿起手機來,我們有這個APP,馬上就可以查出來,那個熱搜當時還起了個標題:“康輝行走的《新華字典》”。我覺得特別慚愧,特別想去解釋一下,我想說,我不是行走的《新華字典》,行走的《新華字典》是手機里我下的這個“新華字典APP”。


《新華字典》真的是伴隨著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成長。70年、12版,也是新中國語言文字工作、語言文字事業不斷推進的一個歷史見證。讓我們把這份熱愛和敬意送給《新華字典》的每一代編纂者和出版者,真的非常感謝你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