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傳梁云昌工作室
 Liang Yun Chang Studio

《滿倉娘》---稿件

滿倉娘

滿倉娘是個盲人。滿倉當兵的時候娘正患病在床。臨走前,娘把滿倉叫到床前摸 了又摸,然后滿倉一步三回頭地當兵去了。

滿倉出事那晚,?很大,地上有水洼的地方結著薄薄的冰。滿倉是在搶修線 路時,水泥柱突然倒塌,壓在他身上。在抬往連隊的路上,滿倉示意班?湊過頭 來,斷斷續續地說:“班?,不要讓我娘曉得,不然她會受不了的?!闭f罷頭一歪, 去了。

滿倉去世后不久,連隊掀起了學習滿倉字體的熱潮。滿倉檔案上填的是初中 畢業,其實初中就上過一年。兵們比練龐中華的字帖還要投人地練著滿倉的字。 滿倉家里有哪些人,有幾畝地,幾頭豬,兵們都了解得清清楚楚,一封封信?向 那個小山旮旯兒,信首都稱“娘”。

滿倉娘收到每一封信都歡天喜地的,請人念完后還要摸一摸,好象那就是滿 倉的臉。念信的人一念完,緊咬嘴唇,眼睛一紅,趕緊往外跑。全村人都知道滿 倉其實已經永遠地回來了,就埋在村口的東山坡上。滿倉是他們指導員和政治部 一位干事把他裝在一個小木匣子里帶回來的,這些只瞞著一個人——滿倉娘。

過年前,滿倉說要回來看娘。過年的氣氛很濃了,空氣散發著炮仗的火藥香 味。滿倉又來信說,有任務,不回來了。同時寄回來一張照片,還有些藥物、營 養品。其實那照片,只是個和滿倉穿一樣衣服的兵。滿倉娘把照片貼在胸口,直 喚滿兒。

又是一年,梧桐樹葉落完了,滿倉還是沒有回來。滿倉娘收到好多好多的信、 藥物、營養品,還有 76 張照片。滿倉生前的連隊那時正有七十六個兵。

滿倉已是“超期服役”了。初冬的一天,滿倉娘突然病情加,昏迷不醒。? 昏醒過來時,她把滿倉的姐姐叫到床前吩咐說:


“我?不到滿兒了,我死了,千萬不要讓他曉得,他會傷心的,影響他干大 事業......”

說完,滿倉娘干枯的手輕輕地撫摸著那一疊厚厚的、蓋著紅色三?郵戳的信, 停住不動了。

   滿倉娘去世的消息傳到連隊,她那群兒子哭開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