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傳梁云昌工作室
 Liang Yun Chang Studio

《昭君出塞》---稿件

昭君出塞

刺骨的寒風呼嘯著從耳邊吹過,我默默地站在明月初升的陰山上,遙望那古老的雁門,輕將琵琶拔響。

我有幸生長在屈原故里、宋玉家鄉秭歸,美麗的香溪伴我長大;我不幸生得容顏姣好偏又出身寒門,入選宮門卻無力與畫工行賄,那知毛延壽添恨,害我貶入冷宮。

五年,整整的五年啊,我空望著花開花落,怕看這冬盡春殘,奏一曲琵琶,也飽含著深深的幽怨!

素指輕抬,拔響琴弦:“我一怨君王無緣相見,二怨父母兄弟不得團園,三怨紅顏消褪出頭無望?!鄙仙n啊,難道一道宮墻冷院,就該鎖住我絕世的才情?難道這更漏聲聲,就能讓我坐等白發紅顏?

不,我不能讓一座宮墻鎖住一生的歲月!我要和大雁一樣,飛出這高高的宮墻,在藍天白云間自由地飛翔!

一紙昭書,漢匈和親,嬪妃秀女,莫不失色,我看到了一個嶄新的希望!

御筆欽點,冊封公主,甘泉宮內,面君辭行,我看到了元帝萬般的不舍!

編鐘響處,銅號齊鳴,絕色容顏,神采飛揚,我看到了單于驚喜的目光!

長安城外,十里長亭,我在漢家皇帝的淚眼中叩拜辭行!

別長安、出潼關、渡黃河、到雁門,我擁有了單于、深深的愛戀!

讓我再著一身漢家裝,彈一回《出塞曲》;讓我再看一次秭歸月,拜一拜香溪水。此一去,江南煙雨再難見,傷心保國仗紅顏;此一去,關山明月入夢來,琵琶弦里寄相思;此一去,卸卻漢家女兒妝,胡服烈馬草原行!此一去,定將我漢家文化傳漠北;胡笳聲里聽鄉音;此一去,定保漢匈百姓睦鄰好,不負君王臨行托!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